核心提示: 练兵不再拿天气说事 初冬的北疆草原,由内蒙古军区某边防团组织的实战化反恐演练拉开战幕:某型反坦克火箭、速射火炮、步战车等重型武器轮翻上阵。分割、突击、压制,红方多路...

  练兵不再拿天气说事

  初冬的北疆草原,由内蒙古军区某边防团组织的实战化反恐演练拉开战幕:某型反坦克火箭、速射火炮、步战车等重型武器轮翻上阵。分割、突击、压制,红方多路兵力渐渐对蓝方形成合围之势……

  “思想有多远,前进的道路就有多宽。”走进北疆深处,探寻该边防团实战化训练之路,一条突破自我、突破常规、追逐打赢的战斗轨迹格外醒目。

  今年年初,北疆冰天雪地,朔风似刀。1月15日,呼啸的西北风裹着冰雪漫天飞舞,室外温度骤降至零下30 多摄氏度。步兵营官兵本以为能托天气的福,在宿舍休息一天,未料,突然接到命令:1号地域有小股敌人突破边境对我袭扰,你营火速歼敌。

  官兵闻令而动,迅速向演练地域机动。可到达演练地域后,通信指挥设备由于受高寒天气影响失灵,本来准备布阵歼敌的官兵因为得不到指令而陷入盲动……演练结束,不仅没有抓住袭扰之敌,却有好几名官兵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白毛风”中失联。

  演练总结会上,有官兵为步兵营鸣冤:“现实中,这种天气敌人来扰的可能性不大。”“可能性不大不代表没有。”该团领导斩钉截铁地说:“打仗不能选天气,打赢必须全天候。”

  从此,沙尘天、“白毛风”里,有了官兵演练的身影;深夜、高寒条件下,潜伏、射击等多种课目密集展开……如今,官兵不仅复杂气候条件作战能力倍增,对全天候作战的认知也在不断提升。

  这是记者亲眼目睹的一场子夜截私。9月27日凌晨,一声哨响打破了草原的宁静。记者在国门八连情况室里看到,全副武装的应急小分队队员迅速集结,现场气氛异常紧张。

  连长刘永贵通报情况:“视频监控显示,××号界碑南侧,有可疑人员和车辆活动,迅速启动3号应急预案。”

  几分钟后,各小组分别到达指定位置设伏设障;各联防力量在纵深要道完成设卡……夜色下,一张前伏、后堵的抓捕大网悄然撒下。

  随着一枚红色信号弹划破夜空,各应急小分队像离弦之箭,迅速收缩包围,一举抓获3名走私野生动物的“不法分子”。

  一位多次在该团蹲点的上级领导感慨地说:“以前不法分子可能还想利用特殊天气犯点事,现在不敢了,因为他们知道官兵们全天候待命出击。”

  消除每一个训练死角

  深秋,锡林格勒草原深处,一发炮弹呼啸着划过天空,一场综合演练紧张进行。

  “基本指挥所遭‘敌’空降分队偷袭……”演练开始仅10分钟,导调组就无情地宣告:团长“阵亡”!

  大敌当前,群龙无首,怎么办?“警戒分队就地阻击,预备队迅速进入作战地域。”只见副团长迅速按照接替方案下达命令:“两名参谋坚守原地,其余人员按战斗编组投入战斗。”随后,预备指挥所迅即接管战场指挥权……

  预备指挥所的出色表现,让团领导松了一口气。去年年底,上级为检验替补“中军帐”的能力,临时决定让预备指挥所上阵。结果,久疏战阵的预备指挥所面对复杂的战场态势慌了神:通信联络数次中断、特情处置动作缓慢、作战文书拟制接连出错……最终,他们两次贻误战机,导致对抗失败。

  一跤摔了个明白。该团重新修订了《预备指挥所强化训练计划》《预备指挥所接替指挥规范》等,提高预备指挥所人员选拔标准;演习中让基本指挥所和预备指挥所同步进入情况、平行作业,视情组织接替指挥,确保替补“中军帐”能随时打头阵、挑大梁。

  按照人人有替补、一人替多岗的思路,该团大力开展跨专业交叉训练活动,根据等级、职务、任职年限和能力素质的不同,为官兵制订不同的训练方法和步骤,规定本职专业达不到优秀不准选训其他专业,上一专业不通过相关考核不得选训下一专业,确保逐步实现一专多能、跨专多能和一兵多用。

  目光超越边境线

  “边防部队的主业是管边控边,但我们的目光不能局限在边境线上。”采访中,该团领导的话深深地烙在记者的脑海里。他告诉记者,他们的目标就是平时管边、急时处突、战时应战。

  前不久,一场以恐怖分子袭击村庄为背景的处突演练在草原陌生地域展开。扮演恐怖分子的是一支训练有素的“蓝军”分队。该团作训股股长罗宇勇告诉记者:“今年,我们从二线分队抽调精干力量,配置新式装备,组建一支训练有素的‘蓝军’分队。这支分队,不仅要在各类战术训练演练中充当假想敌,还要根据管段内可能发生的突发情况和潜在的安全威胁,担任部队应急处突训练的‘磨刀石’,逼着部队提高处突能力。”

  在该团训练成果展示中记者看到,30多种想定预案中,不仅有对破坏边界设施、临边非法作业等10种情况的处置方案,还有防军事渗透袭扰、防恐怖袭击破坏、防武装偷渡走私、防非法持枪狩猎的12套战术想定作业以及抓捕越界人员、制止破坏边防设施、平息边境地区骚乱等7个突发边情处置预案。

  “应急处突、抢险救灾,对我们来讲不仅是职责,更是使命。”该团领导介绍说:“草原地广人稀,方圆几十公里难找到一家政府机关,有时面对牧民的求援,我们代表的不仅是军队,更关乎党的形象。所以,我们必须不断强化全时域出击的能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