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我已经与对方签了赔偿协议,并履行完毕,现在法院和对方律师又骗我签订了一份调解协议,还对我强行执行了7000余元,我不服,这份调解协议是违法的。7月31日上午,在淮安经济技术...

“我已经与对方签了赔偿协议,并履行完毕,现在法院和对方律师又‘骗’我签订了一份调解协议,还对我强行执行了7000余元,我不服,这份调解协议是违法的。”7月31日上午,在淮安经济技术开发区检察院组织召开的听证会上,申请监督人黄某激动地说道。

经查,申请监督人黄某与被申请监督人潘某系一起交通事故当事人,经交警部门认定,双方负同等责任。在潘某住院治疗期间,其父与黄某签订了一份协议书,约定“黄某赔偿潘某12000元,然后双方无涉”。黄某根据协议履行完赔偿后不久,又被潘某告上法庭,请求赔偿其余各项损失7000余元。在法院主持下,双方签署调解协议书。后法院依据此强制执行了黄某7000余元。看到自己卡里钱被划走,本打算通过签订协议“虚晃一枪”的黄某一下子就“怒”了。5月21日,其到开发区检察院申诉,称按照先前协议,其赔偿完毕,双方应再无民事纠纷。现在签订的这份民事调解协议是违法的,理由是法院没有全面依据事实进行调解,明显有失公正,自己上了对方律师“当”,请求检察院介入监督。

该院随后对案件开展了调查,发现该案时间跨度2年,涉赔偿账目繁杂,主任检察官文雅决定启动监督案件听证程序,并大胆尝试将参与听证人员决定权部分交由申请监督人。7月31日上午,听证会在该院举行,由主任检察官文雅主持,申请监督人黄某要求出席听证现场的主审法官陈某、对方当事人、对方律师全部到场。此外,该院还邀请了一名人民监督员参与了听证。听证会上,首先由主审法官对申请监督人的提请监督的理由,一一予以答复。其次,双方当事人表达各自的诉求,并由主任检察官、法官依据相关规定进行回答。最后,由人民监督员从第三者者角度对该案的处理进行客观评析。最终黄某心平气和地接受了该结果,并在当天撤回了该案监督申请。

据悉,这是该院首次在听证会上尝试申请人“点名”听证制度。面对如此效果,被“点”来的陈法官总结道:“检察机关作为法律监督机关,居中邀请申请人所点人员出席听证会,释疑答惑,既有利于缓和其情绪,也利于还原案件事实,更便于纠纷的解决。”(通讯员 单向阳 马雪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