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图为被告人林森浩在法庭上出庭。新华社记者 陈飞 摄 “被告人林森浩,请你注意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法庭调查阶段,审判长多次提醒坐在被告人席上的林森浩,而他却不断地用手擦拭...

  图为被告人林森浩在法庭上出庭。新华社记者 陈飞 摄

  “被告人林森浩,请你注意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法庭调查阶段,审判长多次提醒坐在被告人席上的林森浩,而他却不断地用手擦拭着眼泪。

  林森浩的辩护律师问他:“你有什么话想对黄洋以及他的父母说?”林森浩几度情绪失控,哽咽着说,“对不起,(暂时)说不了”。

  今天,备受关注的复旦投毒案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第五法庭二审开庭。在今年2月18日的一审宣判中,被告人林森浩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林森浩提起上诉。

  大学校园现投毒

  2013年4月15日,复旦大学校方发布微博称,该校医学院一名医科在读研究生因身体不适入院,后病情严重,学校多次组织专家会诊,未发现病因。校方遂请警方介入。4月16日,投毒事件受害者黄洋去世。警方经现场勘查和调查走访,锁定黄洋同寝室同学林森浩有重大作案嫌疑。当月19日,上海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向检察机关提请逮捕犯罪嫌疑人林森浩。

  2013年11月27日,此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检方指控,林森浩与黄洋居住在同一寝室内。林森浩因琐事与黄洋不和,逐渐对黄怀恨在心。2013年3月底,林森浩决意采取投毒的方法杀害黄洋。3月31日下午,林森浩从其实习过的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影像医学实验室取得装有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的试剂瓶和注射器,当日17时50分许,林森浩将剧毒化学品全部注入宿舍内的饮水机中。次日上午,黄洋从饮水机中接取并喝下已被注入了剧毒化学品的饮用水。之后,黄洋即发生呕吐,赴医院治疗。4月16日,黄洋经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黄洋符合生前因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致肝脏、肾脏等多器官损伤、功能衰竭而死亡。

  投毒后“好奇”“后怕”

  在一审庭审时,林森浩表示,黄洋曾戏称欲在即将到来的愚人节“整人”,他便产生整黄洋的念头,并由此实施投毒行为。

  今天,投毒的动机再次成为庭审的焦点之一。开庭伊始,林森浩阐述了自己的上诉理由:自己没有杀人的动机,投毒的动机是出于“愚人节”捉弄,没有杀害被害人的故意;自己在投毒后,从宿舍卫生间接水,并对饮水机里有毒液体进行了一定的稀释;被害人饮入的二甲基亚硝胺的剂量多少、能否直接导致被害人死亡的事实不清,不能排除合理怀疑。

  跟一审一样,林森浩坚持认为自己投毒是出于“愚人节”的玩笑,要“整一整”黄洋。在今天的庭审中,对于投毒后的心理状况,林森浩用了“后怕”、“好奇”等词语描述。他说,当时因为后怕所以事后做出了“稀释”的行为,也查了所投毒剂的相关资料,以求心理安慰。不过,林森浩不阻止事情发生却是出于一种“好奇”心理,他想看黄洋对此事件的态度,根本没考虑喝了毒水之后的反应。

  “我没有杀人动机,而且对案件的一些事实有更正。”林森浩今天在法庭上表示,他在投毒后发现饮水机内的水看起来油黄,于是用自己的刷牙杯将饮水机内的水舀出来两三次。与此同时,每次舀出水倒掉以后,他还从宿舍洗手间接自来水到刷牙杯里,再倒入饮水机。因此,饮水机内剧毒物的浓度被稀释了很多。

  庭审提交新证据

  听了林森浩的供述后,公诉方当庭指出了其中的矛盾之处:投毒时,林森浩反锁了房门,怕被别人撞见,但之后却两三次往返楼道内的盥洗室倾倒毒水、更换清水,这样显然更易被人发现不正常。对此,林森浩回应,人的行为有时不一定非要有思维的参与,有时是一种下意识行动。

  关于公诉方对他为何改供词的疑问,林森浩回答:“这时候变供对我其实未必有好处,我只是觉得到这一步了,应该把事情说清楚。”

  在下午的庭审中,辩护律师当庭提交了多份新证据,以表达对既有证据的合理怀疑。

  在法庭出示的一组公安侦查实验的录像证据中,林森浩在视频中详细解说和演示了当时向饮水机内注入药剂的全过程。

  对此,林森浩在法庭上表示,侦查实验“是有问题的”。他认为,当时警方并未强制他完成侦查实验录像,但自己是按笔录来做的实验。他说,视频不符合案发真实情况,饮水机含水量大于1100毫升,试剂瓶没有50毫升,只有约30毫升,以上数据均与事实不符。

  此外,辩方法医证人胡志强在出庭作证时表示,黄洋死于爆发性乙型病毒性肝炎。

  胡志强认为,黄洋是爆发性乙型病毒性肝炎致急性肝坏死,多器官衰竭死亡。乙型爆发性肝炎死亡和林森浩投毒可能是独立的事件,“现有证据没有支持黄洋是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致死”。胡志强还认为,法医鉴定程序存在问题,应委托公安部或司法部的鉴定中心进行二次鉴定。

  截至记者发稿,庭审仍在举证质证阶段,控辩双方激烈交锋。

  两个家庭的悲剧

  法庭上,记者看到林森浩的父亲坐在旁听席的右侧,而黄洋的父母则坐在旁听席的左侧。记者身边的一名旁听人员感慨道,双方距离如此近,却又那么远。

  受害人黄洋的父亲黄国强在今天庭审开始前表示,不会谅解林森浩,也不会与林家和解。

  林森浩的父亲林尊耀曾透露,他曾三次想向黄洋的父母当面道歉,但都未见到黄洋的父母。第一次是在上海,一审宣判后,他前往黄洋父母的暂住处,但未能见到黄洋的父母。此后,他两次前往黄洋在四川自贡的老家,希望当面道歉,但都未被接受。

  2014年清明节前夕,林尊耀第二次前往黄洋的老家四川自贡,希望能当面向黄洋的父母道歉。由于黄洋的父母再次选择避而不见,林尊耀只得前往黄洋的墓前上香。他认为,也许只有这样,他才能离黄家人更近一些。

  一审判决后不久,林森浩亲笔书写了一封道歉信给黄洋的父母,跪求他们原谅自己的灵魂。

  记者了解到,林森浩的这封信共1548个字,分8段,由黑色水笔书写。林森浩在信中写道:“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该有多好,那时黄洋跟我都信心满满,在各自的梦想道路上拼搏着……”、“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很苍白地说,对不起,叔叔阿姨!给你们跪下谢罪!希望你们平安,希望你们保重身体,也希望你们能谅解我的灵魂!”(本报记者 孟伟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