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凌晨1点,刺骨的北风阵阵地袭向道路中稀少的行人。 北三环马甸桥东北角,一辆机场大巴由东向西,停靠在三环主路的公交站旁。七八名乘客走下大巴,五六辆黑色轿车便一下子围拢...

凌晨1点,刺骨的北风阵阵地袭向道路中稀少的行人。

  北三环马甸桥东北角,一辆机场大巴由东向西,停靠在三环主路的公交站旁。七八名乘客走下大巴,五六辆黑色轿车便一下子围拢过来。黑色轿车的车门处写着“首汽”字样,亮着“出租”的顶灯,车内的计价器发着红光。

  但是,仔细观察便会发现,这些车辆的牌照并非出租车专用的“京B”,而是“京Q”、“京P”开头的假出租车。而黑黢黢的寒冷冬夜里,许多乘客很难也无暇顾及这些车的真实身份。拉上客人的假出租匆匆疾驰而去,其余的空车则从停靠点直接倒车至一二百米以外的地方继续等待下一辆机场大巴。

  在北三环的几个机场大巴停靠点,经常混杂着外形和内部结构都与真出租相同的套牌车。他们还将乘客提供的百元钞票调包,声称钱币缺角需要更换,留下真钱,将假钱返还乘客。

  每天凌晨,北三环上的假出租都在猖狂地载客,也肆无忌惮地进行着宰客。

  假出租车专盯机场大巴

  北三环马甸桥东北角,北风从身边呼啸而过,街道中少有行人。

  凌晨1点多,一辆机场大巴由东向西驶来,车头红色的电子屏上写着“首都机场——公主坟”。马甸桥东北角的公交站,是机场大巴在北三环中的一个停靠点。七八名乘客走下大巴,几乎人人手中都携带有拉杆箱、背包、纸箱子……

  站台旁,除了大巴车外,迅速围过来5辆黑色轿车。轿车的右侧前门的标识显示着“北京出租”与“首汽”的字样,明亮的顶灯映出上面“出租”的标识。一名乘客没有丝毫犹豫,拉开后门,将行李塞进后座便钻入车内。简单的几句话后,黑色轿车便快速驶出站台向西飞驰。

  “你这个是出租车吗?”另一名操着外地口音的乘客低头问司机,“是出租车。”司机向上指了指车顶的顶灯。乘客坐了进去,很快轿车驶出停靠点。

  记者以打车为由,坐进车内,并向司机表示想去联想桥附近一家快捷酒店。六公里的距离,打车费用在25元左右。“晚上不打表的,到那50块钱。”司机面无表情地告诉记者,车辆是商务用途的出租车,“这车是帕萨特,起步和单价都比伊兰特要贵。”车内装有计价器,一张小票的边缘从计价器中露出,但未在车内发现司机名卡等。

  这辆黑色的帕萨特的车牌显示为“京QQA90*”,并非出租车专用的“京B”号段。在帕萨特之后,多辆黑色轿车的外观与它几乎一致,车辆为帕萨特与现代轿车两种。多辆轿车虽都有“首汽”与“出租车”的标识,但车牌均为“京P”或是“京Q”号段。

  在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一名乘客无奈地坐进了出租车,眉头紧锁地叫着站在路边的同伴,这是第三辆驶出停靠点的假出租。

  两辆黑色假出租并未拉到客人,沿着三环主路加大油门开始倒车,倒回了一二百米以外的地方等待。20多分钟后,下一辆大巴进入停靠点时,拉客人的三辆黑色轿车也已返回,与那两辆轿车一起出现在停靠点。

  在北三环安贞桥、马甸桥、联想桥附近的大巴停靠点,常会出现这样的假出租车。

  换假钱才是假出租最大目的

  北三环辅路,一些正规的出租车在一字排开等待客源。

  一名司机告诉记者,零点之后,机场大巴只有发往公主坟方向的一条线路,许多凌晨之后到达的乘客都会选择机场大巴,然后再在北三环打车的方式。

  等待的出租车中,不仅有正规的出租,还有让乘客无法分辨的套牌克隆出租车。小李就曾经在三环附近的大巴停靠点打到了一辆套牌的克隆出租车。小李坐进了车内,并未感到异常,计价器、司机名卡、顶灯、车辆外观、牌照丝毫看不出这辆假出租车的问题。

  到达目的地后,收费为37元,费用与平时打车相似。小李便掏出两张20元递给司机,并准备下车。

  “这个20块钱缺了一个角,你给我换一个吧。”司机将一张20元钱递给小李,她的钱包中已经没有零钱,便给了一张百元钞票。又被司机已同样的理由退回,小李又翻出一张递给司机,才找回了63元零钱。“第二天,我花这一百的时候,人家不收,说是假钱。”

  这时小李想起当晚,司机在找钱时并未打开车内灯光,“感觉当时他手里还在倒腾什么,但是当时没有警觉。”

  查询发票,小李发现发票为假。

  几天前,同样的遭遇险些发生在小石身上。晚上10点半左右,小石坐上了一辆出租车,“到了家,一共26块钱,和以往差不多。”小石拿出两张20元递给司机,很快司机称其中一张缺角,要求更换,“我就给了一张一百的,然后司机又说缺角,我感觉有问题,怎么我的钱都缺角呢?”小石便机警地说那张缺角的一百元不是自己的,否则便要报警,“那个司机很快地找了钱,然后一下子就跑了。”通过北京市国税局网站查询,司机给小石打出的为假发票。

  类似的遭遇在微博中不断被吐槽,一名网友曾被司机以同样手段换了5张假的百元钞票,最多的一名网友曾被换回8张百元假钞。“克隆的出租车足以乱真,谁都不会有戒心。”小石说,这些克隆车的司机并非仅仅是想拉客赚钱,他们最想做的就是用假钞换乘客的真钱,“这个的利益要比拉活挣钱大多了。”

  顶灯计价器牌照随便买

  黑色假出租车的顶灯、计价器、标识等从何而来?克隆出租车又是怎样被改造?

  一名惠河汽配城配件商家表示,在一些汽配店以及二手车交易市场都可以买到计价器、顶灯、出租标识等出租车的配件。

  这名商家表示,配件的价格并不高,计价器的费用在三四百元,顶灯的价格在一百元左右,一卷空白的计价器打印纸几元钱便可以买到,带有字迹的发票每卷一百多元。“其他的标识都是贴纸,不是喷上去的,所以也就几块钱。”

  北三环的假出租黑色轿车便是通过此类方式将私家车伪装成了出租车。在这名商家眼中,克隆出租车的伪装程度要远高于假出租。“克隆车就是不管外观、内部所有的都跟真车一样,连车牌子都一样。”

  记者调查发现,此类克隆出租车多是已到报废年限的出租车,并未销毁而流入市场,再由小维修厂稍加改装就可以上路。“主要是把车上以前的字迹擦掉,喷上新的,然后再装一套计价器、顶灯,也可以再做一套假的证件,套上牌子就可以了。一辆改装后的克隆车市场价大概在1.5万元左右。”在一名汽修店店主看来,除了退役的出租车改装,还可以将其他颜色的二手车进行重新喷漆而变成出租车的模样,然后套牌上路。克隆出租车多出现在夜晚,尤其是深夜。“他们自己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半夜也没有交警,他们就出来拉活。”

  假出租地盘真车不敢进

  一名正规出租车司机将车停在三环辅路旁,透过车窗看向距离自己十多米远的地方,几名刚走下大巴的乘客钻进了黑色的假出租车中。“一到后半夜,在北三环上的机场大巴停靠点就会出现这样的黑车。”

  “这些人都互相认识,我们不能把车靠过去,过去了他们就会过来找事儿的,用车别你或者骂你威胁你。”一名正规出租车司机停靠在三环辅路上趴活儿,“有的人对地形熟的,知道辅路上有出租,不熟的就直接坐黑出租了,可能也有人根本没反应过来那是黑出租。这些人一般从凌晨开始到早上四五点钟就收车了。”

  市交通委员会工作人员表示,交通委只负责对出租车运营中的服务态度以及是否规范等行为进行管理,对于假出租车以及克隆出租车,需要向公安机关报警处理。一位交警告诉记者,有些假出租车改装得和正规出租车一模一样,外形、颜色以及正规出租车的车内设备都有。在深夜和城乡结合部比较多出现,对社会的危害很大,相关部门也在打击。

  小李在被克隆出租车骗取一百元假钞后便选择报警,报警已经一个多月,但未有案情进展,“警察留下了假钞和假发票,说等有类似案子的时候可以串并案。”克隆出租车的假钱与假发票已经在她的心里留下了阴影,每次打车时,给过钱后她都会目不转睛地盯着司机,防止司机将钱调包。

  凌晨两点半,五辆黑色假出租仍旧一字排开停在三环主路上,当大巴车进入停靠点时,便蜂拥而至寻找目标。辅路上,六七辆正规出租车仍然只能远远观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