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11月12日,荆州市官方通报,12日凌晨,荆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市委编办主任饶同珍车祸住院期间自缢身亡。...

11月12日,荆州市官方通报,12日凌晨,荆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市委编办主任饶同珍车祸住院期间自缢身亡。

继荆州宣传部部长幸敬华、市委副秘书长陈虹先后移送司法,荆州公安县中医院院长高辉权、公安县纪检监察主任谢业新先后自杀之后,公安县起家、一向仕途平稳的饶同珍自杀,引发诸多疑问。

反腐反贪高压常态背景下,接连官员落马、自杀,荆州官场似乎也陷入了一场形象危机。

15号病房自杀还原

“医生,快来!快来!”11月12日,凌晨五点多,14号病房里的戈守红被几声仓促的喊声惊醒,透过房门看到,一名中年男子从15号病房急匆匆地向护士站跑去。

随后,当日值班医生王勇、值班护士毛慧雅两人赶往15号病房。毛慧雅说,“我们抢救了很久,遵照医嘱,该做的我们都做了”。

“我们的医护人员进去的时候,患者已经没有生命体征。”公安县中医院办公室主任孟祥红说,患者平时也挺开朗,有没有抑郁症之类的病,没有进行过确诊,住院期间也没有发现其他异常。

11月15日下午,重庆青年报记者发现15号病房与其他普通病房并无二致,目前无人入住,配备三张床位。地面、床位、卫生间已打扫,但衣柜内仍留有钙片、衣物、香蕉等物。

重庆青年报记者注意到,该病房内卫生间约4平方米大小,有梳妆台、挂衣架、毛巾架和一根悬于蹲便器上方的不锈钢横梁,此横梁高度约1.85米。整个卫生间除一张悬挂在毛巾架上的浅蓝色毛巾外,并无他物。

孟祥红透露,饶同珍死亡时间大约在凌晨四点,当晚仅有其丈夫冯茂平陪在身边,凌晨五点多,其夫发现妻子不在,最后找到饶死在了卫生间,发现时上身赤裸。

戈守红记得,医生的抢救大约持续了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后,闻讯赶来的人群把15号病房外的楼道挤得水泄不通。上午九点,尸体被运离医院。

饶同珍住院的原因,源于死亡12天前,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

12天前的10月30日,饶同珍自驾私车从公安县前往荆州市,在二广高速公安县斗湖堤镇油江村路段,因超车与一辆重型罐式半挂车相撞。

一个值得注意的事实是,车并没有坠下高速,车祸后,饶同珍在高架桥下被当地村民发现。

油江村村民、目击者康新才说,当时她掉在了桥下浅水洼地处,裤子湿了,嘴里有血,“脱了鞋子,手机放在鞋子里”。

根据未清理的护理床头卡信息显示,饶同珍住院日期为10月31日,诊断病情共有三处:头部外伤、右侧肩胛骨骨折和左侧桡骨骨折。

“当时公安县公安局邀请我们去组织尸检,由于家属方面的原因,就没有正式办理委托手续。此后未再收到委托邀请。”11月18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法医系主任刘良教授透露。

“通报中自杀的结论是经过办案人员等多方调查得出的。”荆州市委宣传部外宣办主任熊高新说。

上一页123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