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领导没讲我先讲,试试话筒响不响;领导没尝我先尝,看看饭菜凉不凉。”听上去有些夸张,却活灵活现描摹出了逢迎拍马的官场坏习气。权力是一种稀缺资源,在它的周围,总会聚...

  “领导没讲我先讲,试试话筒响不响;领导没尝我先尝,看看饭菜凉不凉。”听上去有些夸张,却活灵活现描摹出了逢迎拍马的官场坏习气。权力是一种稀缺资源,在它的周围,总会聚集起一些“忠实”的拥趸,有的是对权力有所求,有的是对权力有敬畏,还有些纯粹是“习惯成自然”。正是诸如此类的溜须,惯出了部分干部的“官场毛病”,也异化了一些地方的政治生态。

  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别人对自己逢迎拍马,甚至有人对此还心存警惕和反感。但是,伸手难打笑脸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环境的浸染,一些干部在不知不觉中放松、放任直至放纵,从心有抵触到见怪不怪,从半推半就到欣然接受,最终,对各种恭维体贴话很是受用,对各种可心周到的特权服务心安理得,对各种巴结奉承习以为常,没有了反倒觉得少了点什么。上有所好,下必趋之投之。一些人瞅准了这一点,仰领导鼻息,看领导脸色,往往领导一个眼神就能“心领神会”,极尽逢迎拍马之能事,甚至只要领导高兴,不惜说违心的话,干昧心的事。在相互需要的情境中,在心照不宣的氛围里,双方一拍即合,各取所需。

  拍与被拍,一个逆心而为,一个顺意而享,勾连其间的,是权与利的博弈。一些人把逢迎拍马视作“登龙术”,或自轻自贱、卑躬屈膝,或巧言令色、阿谀奉承,甚至为了攀龙附凤,不惜出卖人格、任由驱使。一些干部面对逢迎拍马,则像是被灌了“迷魂汤”,尽管囿于身份和场合,不得不正襟危坐、义正辞严,却在晕晕乎、飘飘然之际,自高自大、骄傲自满情绪悄然滋长,惟我独尊、自以为是心态逐步抬头。更有甚者,无视党纪国法,僭越原则底线,滥用自己手中的权力,投桃报李,腐化堕落。在这样一种异化了的同志关系中,肝胆相照早成奢谈,忠言诤友不见踪影,久而久之,形形色色的关系网越织越密,方方面面的潜规则越用越灵。本该干干净净的从政环境,变成了利益交换、各取所需的交易市场;本该清清爽爽的同志关系,沾染了人身依附、相互利用的市侩习气。

  “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损矣。”古代圣贤早已把逢迎谄媚、花言巧语者归入“损者三友”,至今未绝,可见其顽固。一名腐败官员的忏悔之辞则道出了个中真谛:被哄着捧着的“美好感觉就像鸦片一样,让我上瘾”。可见,不管是拍别人还是被人拍,扭曲的都是人性,戕害的都是党性。

  小平同志多次严辞告诫:不能把党内同志之间的平等关系,变成旧社会君臣父子关系、猫鼠关系、帮派关系;党的十八大更是强调要“营造党内民主平等的同志关系”。这些要求,是由我们党的性质决定的。如果在我们党内“逢迎拍马”之风大行其道,以官为贵、唯官是尊观念广为流布,把封建社会“官本位”那一套照单全收,还谈什么党性、原则、纪律?党风政风,在百姓眼里都是“官风”,“官风正则民风淳”。抵制逢迎拍马,拒绝口是心非,无疑是正党风、促政风、带民风的一个突破口。切实做到这一点,有点难,其实也很容易,只需要从“亲自”端茶拎包开车门,彼此真诚叫一声“同志”做起。赵 强

  原载11月5日《人民日报》

相关阅读